嗨住logo

咨询热线:400-8786-999

返回首页   

嗨住,青年租客的理想国

嗨住,信用卡付房租,租房子,找室友,付房租

嗨住要把Airbnb最精华的理念带入中国,那就是让年轻人住上又便宜又好的房子。


“每一个在外漂泊的人都会渴望有一个家,现在的家虽然是租来的,这也是一种生活,是人生的一个经历,当自己在有家的日子里回想起来,这段别样的回忆或许也会留下点点甜蜜吧。”


这是一位刚毕业的大学生在经历了一段奇葩的租房经历后在社区网站豆瓣发表的一段文字。她的愿望也是所有在异地奋斗的年轻人的共同愿望。


“不过,在北上广深等城市,针对年轻人,特别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的租房市场非常混乱,一提到租房,几乎每个人的回忆都是心酸的。”嗨住创始人夏青宁认为,“在中国,住宿的分享经济不应该是个短期行为,而是一个长期行为。”


于是,2015年3月夏青宁从艺龙网辞去副总裁一职后,成立上海高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获得经纬中国数百万元人民币种子天使投资。经过近半年的摸索,确定了创业方向——做年轻人的租住平台,为年轻用户解决“租房子,找室友,付房租”的问题。


中国式分享


分享经济的典范Airbnb的成功也引来中国企业竞相效仿。但3年过去,无论是小猪、蚂蚁还是游天下,整体预定量非常小,Airbnb短租形式在中国发展并不顺利。


“Airbnb宣传的是社交,但这只是蛋糕上的奶油,真正的蛋糕是Airbnb创造了一个更便宜的住宿市场。”夏青宁解释,“不过,国外经济型酒店不发达,中国经济型酒店却很发达,所以整个中国短租市场空间其实并不大。”


在思考了很久后,擅长酒店业务的夏青宁并未进入这个市场。因为他发现,在一个区域找个100元/晚的快捷酒店不难,却找不到一个3000元/月的单间。中国的长住市场远未被满足,长住可能才是Airbnb模式在中国最好的落脚地。


目前,在北上广深等城市,刚毕业的大学生月收入大概只有5000元左右,这个人群每个月用在住宿上的支出也就1500元左右,所以只能合租,但合租经常遭遇黑中介、住宿条件恶劣等痛点。


事实上,嗨住的前身叫“楼立方”。夏青宁最初的创业方向是“房屋托管”。“房屋托管在国外是个很成熟的模式,房屋托管机构靠为房主出售或托管房屋收取费用。 但进入这个市场后我发现,房屋托管必须要做高端客户,但中国高端市场整租客流下降非常大,房东也不愿意为这类服务付费。”夏青宁表示。


在测试这个模式的时候,团队做的一个帮房东收款的工具“信用卡付房租”挺受欢迎,产品上线第一个月的流水量就超过100万元。但夏青宁坚信,一个没有交易场景的金融产品很容易会被打败,而用户每天都在后台问“你们有没有房子租?”。


恰遇毕业季。2015年,中国高校毕业生大概750万,其中17%左右进入了北京和上海,也就意味着100多万人进入了这两个城市,仅以这两个城市为例,就需要几十万间合租房迎接这群应届毕业生。


痛点恰恰就是机会,夏青宁带着二十多名员工一同希望解决年轻人的痛点,并将公司名称改为“嗨住”。“这个名字离年轻人更近。”夏青宁解释。


租房是一个C2C生意。在夏青宁看来,最难的就是“货”要充足,也就是房源要充足和真实。“很多互联网从业者都抱怨,没办法把上海市场上几万个二房东所有房 源房态摸清楚,觉得这个活干不了,但对嗨住来说,这反而是个优势,在这个阶段我们必须做脏活苦活,把这些事干了,用户才能够信任你。” 夏青宁说。


嗨住的房源目前有三种:线下签约数万二房东,要求他们符合嗨住的服务规范,制定点评和奖励机制;引入品牌公寓较好的房源;签约酒店长租房进入住宿市场。尤其 是在二房东规范上,嗨住下了大气力,对二房东进行分类,线下认证了10%的良心房东,房源出现问题,“嗨住”率先赔付租客。


进入理想国


嗨住App 2015年7月在上海上线,短短半个月已有几万用户,根据规划,未来一年内上海、北京、杭州、深圳等10个城市的租房者都可以通过嗨住轻松找到靠谱的房子。


目前,20人的嗨住初创团队仅有两个部门——房源组、产品技术组。创始人来自艺龙、平安好房、宝洁、联合利华等企业。


谈到酒店行业与租房行业的异同,夏青宁表示:“我觉得这两个市场很类似,都与地理位置、运营、客户体验相关,都需要获得客源和房源;但两者的发展阶段不同,长住市场非常像当年经济型酒店市场,处于起步阶段,这也令我感到非常兴奋,因为一个行业的起步才有机会。”


夏青宁认为嗨住的用户达百万级时才会有更多的商业模式。未来,嗨住的核心商业模式是通过服务房东的佣金、房租金融、房东的增资服务(装修)、租客的增值服务(家具、家政、婚恋、招聘)赚钱。夏青宁认为金融将会是嗨住营收的主要来源。


“刚毕业的学生们缺钱,需要贷款,租客房租贷款是个挺大的利润点,”夏青宁解释,“只有真正把嗨住衍生出更多的增值服务,整个租住的体验才能上来。”


此外,夏青宁还介绍,嗨住还将尝试其他长住的衍生服务,比如把相亲相关活动演化成商业模式、就近招聘等,一切以住宿为场景的衍生服务夏青宁都在不断琢磨之中。


衣食住行,住是最大的一块。夏青宁预计,合租会占到租房市场的50%,合租也将更人性地根据室友性格、血型等寻找室友。嗨住就打算以合租为场景,室友社交为 粘性,靠金融等系列增值服务来实现商业价值。貌似这几个都难度巨大,任何一个没做好,这个商业模型就不能成立。但如果成了,确实可能成为一个百亿美元的企业。


创业4个月,嗨住调整了三次方向。夏青宁认为,这是创业与此前打工最不同的,“创业最重要的就是试错,快速的试出这个方向是否靠谱?这其中用户的推荐率是最好的判断指标!”几乎没有做任何推广,靠口碑,嗨住短短几周就完成了第一阶段数万用户的积累。


夏青宁希望嗨住能成为中国第一青年居住社区,而不仅仅是一个租房的平台。有意思的是,嗨住App“城市”一栏中最后标注的是“理想国”。第一青年居住社区或许就是嗨住的“理想国”吧。


本文转载自《IT经理世界》2015年第1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