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住,信用卡付房租,租房子,找室友,付房租

咨询热线:400-8786-999

返回首页   

【招租:我是合租人的四叶草】

又送走了一个租友,一年一个,三年了真的一个都不少,寥寥回首这几年,我真的为自己感到淡淡地骄傲,为他们感到深深地幸运。

现在我隔壁的房门又敞开了,我想那间房这个我,你们都值得拥有,请相信我是四叶草一样的男子,这套简陋的小屋因为我而增值,不要急于对我呲之以鼻,请让我娓娓道来。

嗨住,信用卡付房租,租房子,找室友,付房租

为了让生活不奢靡且单纯,我在各大渠道发帖诚邀志士(仅限男士),然后不多久,我就找到了第一个他。

第一位租友,是一个胖子,身高180,体重210,那时候他与房门都成了彼此的负担。胖子喜欢走嘻哈风,我想应该是因为尺码问题;胖子还喜欢唱周杰伦的歌,我想大概是因为眼睛大小的问题;万物皆有因,我想一切都是有据可循的。胖子经常不在家,这让我时常感到很畅爽,房小氧少个矮,很多时候是需要被体谅的。

嗨住,信用卡付房租,租房子,找室友,付房租

恩,我想如果当时我克服一下自己的摇滚情节,也许同样一首歌的时间导师们会等不及冲上台与我拥抱的,但是,我是一个低调的人,让我的才能点燃他的灵感,就够了。

那一年的后半年其实胖子也没有再住了,年底他过来搬家的时候,我们又见面了,只不过胖子不胖了,减肥了又整容了,还换上了砖红的小脚裤,我当时以为家里被非主流洗劫了,有缘也许下次见到还能认得出吧,我想。

我想我是不适合和文艺圈的人一起合租的,所以第二年的室友,我甄选了一个书呆子。他叫小名,是的,不是小明,是小名,不是小名,人家就叫陈小名。

小名非常爱读书,尤爱晨读英语,相比胖子的嗓音,小名的音色有点低沉沙哑,我觉得他唱摇滚应该是可以的;于是为了激励他,每天晚上我都单曲循环三遍辣妹子。他每天早上坚持读几段原版莎士比亚,虽然我听不懂但是我的心懂得感受,莎翁的温婉经常会让我联想起我最爱的文学巨匠鲁迅的杂文,那种笔锋间的犀利是相通的。

大概是在那年暑假时段,小名有一天带回了一个高加索人种的妹子,他跟我介绍这是他的新!女!朋!友!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屌丝逆袭吧,我不懂白种人的审美,我不知道看到相似的腿长,她是不是也会对我心动,还是小名那更鲜明的亚美人种特质强烈吸引了她,我推测应该是因为我每晚摇滚风的熏陶让小名萦绕出了一种杂糅的气息风格。我是雷锋一样的存在,也是那一刻我有了四叶草一样的孤寂,幸运总是分享给到他们,我却被连根拔起,连被推倒的机会都没有。

下半年其实小名也没有再住了,听说是在办出国手续,年底搬家的时候,来了一群洋人,小区外围了一圈国人,我想我真的是太传统所以欣赏不了他们深秋穿背心抗柜子的美。最后的最后,小名去了米国,搞了出中国合伙人创了一个教你学中文的私塾,听说课间音乐就是辣妹子。

这一年,我对室友已经没有了要求,放开了男女不限的要求,这次的租友是大房东的女儿的闺蜜的朋友,房东太太其实长得比较“咳咳”,但是她的女儿不错,我想主要还是我的房租起了作用吧;那天我回家,在沃土茅房,看到一瓶BB霜还有一大罐蓬蓬粉,我想我怎么能没有想到闺蜜的闺蜜还是闺蜜呢?

只是,拍大腿都没想到,闺蜜的闺蜜还可以是个Gay蜜!

我是一个纯情的男子,我暗恋我的初恋10余年,从身高排序连个备胎都不算,我不想就这样断终生啊,所以我想我应该拯救他,我要把他从弯仔码头救出来。

娘炮跟洁癖一定是绝配,我要让他知道即使是高富帅那也是男人,真汉子不拘小节,脏乱差不是重点,与四害交友不是目的,邻里反目只是过程,有我就有味儿,我是四叶草一样的男子,我要把幸福带给他,我要让他明白白富美才是他洁净生活的理想伴侣。

最后的最后我还是成功了。

前几天房东的女儿亲自来给我送请帖,邀请我去参加她与他的婚礼,我算到了开始却没有想到结局,我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槽友这种存在啊,吐槽吐槽吐出来爱情,呵呵。

四叶草一样的我唯一留给自己的幸运是他们家还有一套大房子,除了要出一个两个月房租厚度的红包之外至少不用离开沃土。

现在我对门的房间已经清扫干净了,我只想再素描几笔:我是一个爱干净的男人,爱吹葫芦丝,喜欢摇滚乐,会做萝卜丝,不用BB霜,我有宽宏的心博大的爱,我是合租人的四叶草,真的,你值得拥有我的对门我的幸运,我就在这里,等你。